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时事新闻  >> 国内

宜春眼科准分子激光手术

2018-01-20 11:12:15    来源:南昌普瑞    编辑:赵晗

宜春眼科准分子激光手术,宜春做飞秒激光手术后遗症,宜春做近视眼手术价格,上饶著名眼科专家,江西医近视手术哪家好,景德镇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后遗症,景德镇有效治疗近视眼

  

  图为:汪学富(左)与父亲(中)和伯父(右)泣拥

  

  图为:一家人在宜都市公安局姚家店派出所团聚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俊 通讯员陈娅君 杨川 何文春

  17年前,20岁的重庆小伙汪学富负气离家,从此四处漂泊,原打算“赚了大钱”衣锦还乡,没想到17年来不仅没能赚到“大钱”,还成了流落街头的“破烂王”。如果不是23日那天在湖北宜都街头被民警拦下盘问,也许他会继续流浪,任父母妹妹苦苦寻找;如果不是民警端来的那杯热茶感动了他,也许他不会说出自己的身世,继续将自责和痛苦深埋心底。

  民警一次例行盘查,意外促成一个离散家庭的团聚。24日,离家17年的汪学富与从重庆赶来的家人终于在宜都团聚,一家人相拥而泣。

  民警盘查“破烂王”问出一段辛酸事

  23日上午10时左右,在宜都市宜华大道立交桥附近,宜都市公安局姚家店派出所所长龚治权与副所长杨川正在路面例行巡逻,忽然发现,对面走来两个穿着破烂的男子,拖着破旧的皮箱。

  看模样应该是外来人员。杨川走上前询问,其中一名男子平静地出示了身份证,并明确说出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证号。而另一名蓬头垢面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则躲躲闪闪,面对民警的询问,只说自己叫汪学富,其他信息一概不再透露。

  为了进一步核实汪学富的身份,民警将他带至派出所。

  派出所内,汪学富闷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面对民警的询问始终沉默以对,有时情绪低落,有时又略显焦躁。中午到了,杨川端了一杯热茶到汪学富面前,“先喝点水,饿了的话就到我们食堂吃饭,吃完再慢慢说。”

  端起茶杯喝了几口,汪学富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感动。他抬头看了看民警,又低下头,嘴里嗫嚅着吐出几个字:“告诉你们我家里的情况吧,其实我真不想说。”杨川马上坐到他面前,耐心开导。汪学富终于说出自己的家在重庆北碚区歇马镇虎头村石坝子组,家里有父母和一个妹妹,只是自己不想回去。

  民警赶紧通过公安系统查询,一查竟然发现,汪学富是重庆市公安局2002年登记的失踪人口!

  直到这时,汪学富才道出自己的真实经历。2000年,父亲汪志俊一句数落“挣不到钱”,让20岁的汪学富负气离家出走,他当时暗下决心:不赚到大钱绝不回家。离家后,他先后辗转四川、新疆、西安、山东、山西等数地,都是打零工,没能挣到大钱。后来还不慎丢失了身份证,不仅搭车、住店等很不方便,连工作也不好找了,从2016年8月开始只好流浪拾荒度日。后来他骑自行车从西安过河南,又来到湖北。

  时间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他不仅没能挣到“大钱”,还混得越来越差,哪还有脸回去见人呢?离家17年,他从未与家里联系。每当夜深人静,他也会十分想念远方的家人,二老身体还好不?他们的日子过得咋样了?但最终还是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换上新衣见亲人 含泪说声对不起

  通过系统里留下的联系方式,民警迅速联系上汪学富在广东打工的母亲。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惊喜,还有一丝疑虑。为了让汪母相信这不是诈骗电话,民警与汪学富母亲互加微信,通过微信传去现场拍下的汪学富的照片,并进行同步视频对话,电话那头,传来汪母的哽咽声:“是的,这是我儿子汪学富啊!”

  很快,消息传到重庆北碚区汪学富的老家,他的父亲、妹妹和其他亲戚激动不已,决定马上动身连夜前往湖北宜都。还有一个晚上就能见到家人了,汪学富也开始激动起来!等待过程中,民警将汪学富安顿下来,带他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同时安排专人与他同吃同住。“打扮干净清爽,让家里人看了不难过。”民警笑着对他说。

  那一夜,汪学富无法入眠。

  24日上午,分别17年的一家人终于在派出所见面了。走到家人面前,已经37岁的汪学富面对沉默的父亲汪志俊,许久才说出三个字:“对不起。”

  汪志俊紧紧握住儿子的手老泪纵横:“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父子相拥,哭红了眼睛。汪学富的妹妹和大伯也在一旁不停地抹眼泪。目睹这一幕,在场的民警也都眼圈发红。

  送上锦旗谢民警 返家再把孝来尽

  采集了汪学富父亲的血样,比对DNA正式确认父子关系后,一家人准备启程返乡。

  汪学富的大伯汪志喜对民警说,这么多年,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对汪学富的寻找,想尽了各种办法。在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发布寻人启事,联系电视寻人节目等,但一直都没有下落,家人曾经一度以为汪学富遭遇不测。要不是宜都的民警尽职尽责照顾汪学富并让他说出实情,真不知何年才能找到侄儿。

  汪学富的妹妹汪学菊掏出手机翻开自己的朋友圈给哥哥看,直到去年2月17日,她还在朋友圈里发布寻人启事,上面是汪学富年轻时稚嫩的照片,汪学菊留言中简单介绍了哥哥的情况,说父母期盼他早日回家团圆。汪学富看着看着眼圈又红了……

  所长龚治权拍着汪学富的肩膀鼓励他,“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还年轻,回去找份工作好好干,尽快成个家,好好孝敬父母,让他们安享晚年。”汪学富红着眼睛不住点头。

  “非常感谢宜都的民警,是你们的热心和敬业帮助我们一家团聚了。”临别之际,妹妹汪学菊含泪送上一面“人民卫士大爱无疆”的锦旗,全家人与派出所的民警一起合影留念。

  汪学富向民警鞠躬致谢:“我回家后一定会好好孝顺父母,弥补这些年的亏欠。”

  漂泊异乡打零工 平时很少看电视

  17年,在汪学富的人生中几乎占了一半时光。记者问他这么漫长的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不愿意多讲话的他还是断断续续说了一些——

  少小离家,汪学富赌的是一口气,他第一站去的是不远的四川省宜宾市。在当地一家皮鞋厂,他从学徒做起,想着学好手艺自己出来办工厂。可现实并不那么美好,没过多久皮鞋厂效益不好他也因此失去了工作,只好继续往外闯荡。

  跟着外面打工的朋友,他去过西安、兰州,最远到了新疆,可每到一处都只能找点零工维持生计。在农场给人收过棉花,在工地当过建筑小工,挣大钱的愿望很难一下实现。

  不断受到挫折,汪学富情绪一天天低沉下去。在外面,他总是一个人租最便宜的破房子住,有时就住在厂里的宿舍,一个人孤单寂寞时,也会自怨自艾。那些年,他除了做事抽烟喝酒,平时基本没什么娱乐活动,甚至连电视都很少看。“没啥子心情看电视,也怕在电视里看到重庆老家。”出来许久都没家人联系,他一度也以为家里人生他气不愿理他,心情愈发低落。

  去年,他又失业了,到处找工作也不顺,还丢了身份证。无奈之下他只好拾荒度日,骑着辆破旧自行车一路从西安到河南,又来到湖北荆州,后来自行车也坏掉不能骑,干脆就一路走一路捡破烂来到了宜都。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